子博客

放置被晉江鎖掉的文&不會放到主博的R文之類的。

主博客放BG居多

(DN同人)倒數雨天 (01-05)

#原創女主

#電影劇情/最後的23天的L

#舊文搬運/被晉江鎖文/紀念我至今依舊喜歡的這部作品


「我開始懂得一些難過悲傷苦澀的感情了。」


VOL 1 撿拾


總是希望自己能夠有些改變...亦或是說,嘗試新的事物。


在大學的生活很平凡,到一種乏味的程度。父母特意為了我這個在外讀書的女兒,就近在大學附近買了一套小套房。當做我的大學禮物。


這樣的待遇讓我一開始的校園生活就極為不平穩。同學們嘲笑我是個富家女什麼的,而自己過於膽怯的個性只是默默承受。


第二年,小一歲的弟弟也考上我的大學,很自然的搬來一起住,不過總是為了追女孩子常不在。


最近,新聞播報著,東京出現殺人魔。


不時的,深夜裡。會有落單的女子被殺害。而且遇害的全是我所就讀的大學女學生。

父母一知道消息,每天都會打電話叮嚀我和弟弟下課要早點回家、不能落單......


我也察覺到校園內彌漫的緊張氣氛。當然爾,每天都急匆匆的趕回家不敢出門。


*


星期一


春日的下午開始下起難得的暴雨,好險早上有看天氣預報...


我撐開傘走在人群雜遝的購物街,這是每天必經的一條路,在人多的地方稍微有點安全感了。

"冰箱裡的食材快沒了,先去超市買點食物吧。"


自言自語是習慣寂寞後學到的招數。


公寓的樓下有個小公園,平常一堆小孩在玩耍。如果時間允許,我都會駐足陪他們。但是今天下雨,大概都躲在家裡了吧。


但我還是看了公園一眼。


"誒?"有一人屈膝坐在公園椅上?!在這個下暴雨的時候?


我眯起眼,再次確認。那是一個跟我年紀相仿的男孩,穿著白T恤、藍色牛仔褲、蓬亂的黑髮。


站著這已經五分鐘有了,他這段時間動也不動的呆坐在那、淋著雨...大丈夫?可是又很可疑......


我決定先將手上一大袋的購物袋放回家裡,再決定要怎麼做。


*


我從五樓的窗戶往下看。


那個男孩還是坐在那邊?!我立刻轉身拿了一大條毛巾跑向電梯。


"喂!......那個......"雖然一時衝動跑了出來,打開傘側傾為他擋住雨水。並把毛巾蓋在他肩上。

近看到他過於蒼白的臉色,深深的黑眼圈。


卻擋不住他散發出的特別。


他的眼瞳......震攫住我。


明明只是一般的黑眼睛,但蘊含著我所沒有的東西。這個人......


"謝謝。"他平靜的接過我遞出的傘,又將目光放到遊樂器材上。我不懂,是什麼可以讓他待在這如此久的時間。


看見他的發梢還滴著水珠,我不自主的拿起毛巾一角擦拭。但卻發現......"啊??!"


好燙!!


我逕自將手貼在他的額頭上。"你在發燒誒!!!"


"所以我現在在降溫。"


"哈?"這個人腦袋該不會快燒壞了吧?!!


我緊張的抓住他的手腕。"喂!雖然不知道你是誰。但是在這樣下去會引發併發症的!"


半拖半拉的將他帶到家裡。


"不用了......"即使他拒絕了我的好心,但我裝作沒聽見。


"快點進來!"


把他推到浴室門口。


"去洗澡!"不知為何,內心很清楚如果置之不理的話,他會崩潰。


出於女人的直覺,我不認為他是壞人。


*


我隨便的打開弟的衣櫃,抽出衣褲。"那個...我把衣服放在這裡喲。"


"哦。"聽水聲,他大概在泡澡了。


我呆站一會兒才反應過來:該去準備晚餐了。

走向廚房。


撿到個奇怪的人。



VOL 2 居住


"我叫野夜珛子。"晚餐時刻,他微潤的髮絲還是沒有吹幹,我習慣性的拿起毛巾為他擦拭並拿出吹風機。


"抱歉...那個...我弟也經常這樣,所以我就自然地先幫你......"


"就叫我龍崎吧。"他...龍崎沒有排斥我的行為,彎曲膝蓋赤腳放在沙發上,坐姿跟我在公園看見他時一樣,相當特別。這樣子...不累嗎?


"那個...龍崎,你家在哪裡啊?為什麼要在公園淋雨啊?"忍不住好奇問了問題。


"只是想回憶一下,我肚子餓了。"他幾句話打發了我並轉移話題。"啊...哦!那個晚餐...我煮了義大利面,一起吃吧。"怯怯的說。


其實我根本沒有義務邀請他,素未蒙面的我們,我沒有什麼理由留下他。但是,為何他給我一種孤單的孩子的感覺,讓我不捨得拒絕。"龍崎,那個...你住在這附近嘛?"


我轉動叉子,一團醬汁滿溢的麵條送入口中。兩人面對面無聲的吃著飯,有點尷尬。只好開話題。


"嗯...差不多。"他簡短的回答我。


"那個...義大利面還合你的口味吧?""嗯...我想吃草莓蛋糕。"


誒?!


我疑惑了。"草莓蛋糕...?冰箱裡只有栗子蛋糕...想吃的話,我明天去買吧?"


"嗯,我建議車站前有一家SWEET MINI甜點店的草莓蛋糕。""啊!那家店我常去!我最喜歡抹茶慕斯!"


"是嘛...它的特調咖啡還不錯。再加多點砂糖更好喝。""誒~是哦。那我明天去買來喝喝看!"


"記得買楓糖,一大罐的淋在松餅上很好吃。""嗯!沒問題............啊??!!"


我頓了一下,隨即在心裡大叫:等等等等—不對吧!我怎麼被牽著鼻子走了啊啊啊——我到底在幹嘛?!!


"那個...龍崎...不好意思,可是我想我們並沒有熟到計畫明天要做什麼事的程度吧?"


"是嘛。那~~~"他咬著叉子拉長音。"我想借住在此21天,可以嗎?"


"21天?"


"是的,住宿費就自由填寫在這吧。"他像變魔法一樣,手腕一翻,一張支票放在桌上。"這是...空白支票?"我仔細看了看,沒有偽造的感覺。


"嗯,就看你想寫多少錢了,不過麻煩不要超過一億。"


?!!一億?!他難不成是超級有錢人家子弟?!


"啊......那個......"我腦袋空白,完全不知如何回答這項奇怪的請求。"額...那個...歡迎...入住......大概吧......"



VOL 3 搖動的


"珛子,砂糖不夠了。"


我無奈的又拿出一大罐白砂糖放到身穿白T恤、藍色牛仔褲、一頭亂髮和黑眼圈的男人面前。"龍崎,你的消耗量也太快了吧!"


他從昨晚睡在我弟的房間起正式住在我這個小套房裡。


但是早上九點開始到現在下午三點,整整六個小時,他就吃掉了兩大罐白砂糖和一罐蜂蜜。期間我只好出門採買甜點、砂糖。話又說回來,為何我會這麼平常心的


接受一位陌生男子同居啊...單身女子的安危不是很重要嘛...


但潛意識中真的沒有畏懼龍崎的存在,他就像清池,波瀾不驚。有他在的房間心情相當平靜、不會恐慌。


"龍崎,感冒沒事了吧?"


"嘛...普普通通啦。""真的嘛?"我伸出手測量他額上的溫度,軟軟的髮絲跟還有點微熱的皮膚溫度,居然讓我眷戀這樣觸感。


"果然還是在低燒,去躺在床上吧?"推推他骨感明顯的肩膀,龍崎微點頭。"借我電腦。"還未等我答應,他駝著背走進我的房間。"誒?龍崎!"


我只好回廚房端杯水和感冒藥,再走到自己的房間,不意外的聽見敲鍵盤的聲響。"龍崎,我進來咯。"......額,明明是自己的房間,居然還要敲門......


"嗯......不要。"他先回應我的話,可是看見我手上的端盤立刻拒絕。"不要像個討厭吃藥的小孩,昨天看你直接倒在床上睡著了,怎樣都叫不醒才沒叫你吃藥!"


"我要吃蒙布朗。""沒有這個選擇!先吃完藥。"將水杯堵在他面前,不容許他轉移視線。接下水杯後,龍崎用力的撇撇嘴唇、瞪著藥丸,似與它有深仇大恨的。


趁他與藥丸抗爭的時候,我看向電腦螢幕所顯示的頁面。密密麻麻的外語...是義大利文嘛?還是法文?......


"龍崎......你看得懂嗎?"剛吞下藥丸的他,很痛苦的眯起眼,滿臉誇張的苦澀。"嘛...一點點,把桌上的棉花糖給我。"


"嗨嗨......有那麼誇張嘛......"我拿起棉花糖直接塞進他的嘴巴裡,不經意抹到柔軟的嘴唇,臉頰整個一熱。"啊......抱歉...我...這是......"


"習慣,對吧。"他不在意的再拿起糖果往嘴裡塞。


"嗯嗯嗯...沒錯,習慣習慣,我太習慣照顧人了!!"忍不住附和他的話了。


是的......才不是吃豆腐。


可是為何心情有那麼點低落呢......我背對他,輕輕的碰了指尖上若有似無的溫度。討厭,只是待個十幾天就會變成陌生人的龍崎,動心這種小女生的感情太幼稚了。


*


"內...龍崎,要出門嘛?那個...有新開幕的蛋糕店,一起去吃吃看吧?"隔天,我手攀在門沿探出頭,向呆在房內一整天盯著電腦看的龍崎提出邀請。


"唔?"回頭的他口中吃著棒棒糖,含糊不清的說。"豪哇,登一下。(好啊,等一下。)"他輸入幾行字後,發送mail。再跳下椅子,自顧自的走出大門了。


"喂!到底是誰等誰啊!別跑那麼快啦!"我連忙拉好謝跟,快步跟上前。


*


"龍崎,你先去吃吧。超市有大減價的活動,我要把握時間才行!"


超市的減價海報狠狠戳中我的視線,可惡!不把握此時更待何時!!於是我給龍崎指示,便拼命往超市的人群擠去。"收到~~加油咯。"


他駝背的身影絕對不會淹沒在人潮裡,過有個性的人。


嘛...還是快點去搶購限量特價商品吧。


*


提了好幾個的購物袋,心情愉悅的走出來。"啊啊...太好了,牛肉跟青菜都有搶到特別價~"接下來就去好好的享受甜點吧!


忍不住加快腳步,可是反而冒失的撞到別人。"抱歉!"那是一群頭髮挑染成五顏六色的混混,內心暗叫慘了。"喂—~撞到人可不是一聲道歉就沒事的啊!"


"喂喂,要不跟我們去玩玩吧~哥哥能帶你去美好的......"


"抱歉,我還有事......"往後推幾步,想閃過他們的包圍住我的牆壁。


"喂!別給你面子你不要啊!!"其中一個人抓住我的手臂。"好痛......"小聲的呼出。


怎麼辦?


*


"喂,珛子。我沒帶錢~"


身後頓時出現龍崎的聲音,沒帶錢?騙人,明明有額度對我來說是用不完的信用卡。


"龍崎......?"他直接站到我面前,無視我周圍的混混。"呢,珛子~一起去吃蛋糕。"牽起我的手,大搖大擺的離開那群人。


"可惡!——臭小子!沒看到我在把妹嘛!敢來妨礙我!"那群混混又再次圍住我們兩人。緊張的隨時會大打出手......


可是沒想到龍崎居然幾下就擺平這些人了!


一個抬腿、掃過去,抓住混混的手臂、過肩摔。漂亮的弧度。


"妨礙我吃甜點才是重點。"


輕描淡寫的說出這句,讓圍觀的人群默契的額角滴了冷汗。他對甜點的愛比拯救一位少女從混混的手中脫離成為英雄還要重要......


*


可是為何,這樣的身影讓我覺得格外帥氣呢?



VOL 4 清酒


天氣宜人。只要道路旁有栽種櫻花,絕對會聚集賞花的居民。


"喂--!老姐!這裡這裡!"在公園的賞櫻人潮中,弟弟澤也跟自己的女朋友占了一個好位置。


昨天晚上,在我出門買菜回來時,弟弟正好比我早一步進家門,看見了龍崎。誤會什麼的就這麼發生了......


*


"老姐!!!!!!你居然包養小白臉!!!!!!!!"


剛推開,迎接我的是澤也的大呼小叫。"額...澤也,你回來了啊......"


他指著龍崎,"姐—你的品味怎麼這麼特別啊!你看你帥氣的弟弟這麼久了!難道沒有培養一點審美觀嘛!!!!"


"額...不,我如果看你才能夠培養審美觀的話,那我早就跟鐘樓怪人作伴了......"


可是他沒聽到我的碎碎念,繼續誇大一些莫須有的事情。"姐姐啊,男朋友要慎選%*#¥%#¥$&#嘰裡呱啦嘰裡呱啦..."


我放下菜籃,掂了掂皮包的重量,很好。


用力的一甩,砸中弟弟的肚子,攻擊生效。


"噗哦--好痛~~--"澤也倒地裝可憐,我歎口氣。"他是只住20多天的房客,龍崎,因為你不在所以房間就給他住了。"


"什麼?!你居然將親愛弟弟的房間出租給男人--!"


"就說了,他只是房客!"我一怒,再踹上一腳。"噗——姐姐—"


*


"你好,龍崎先生。我是野夜澤也,是你的房東的弟弟。很抱歉誤會了你跟我姐的關係......"經過我的解釋,澤也終於相信並且向龍崎道歉。


"嗯,你好。"龍崎吃著棉花糖,嘴邊全是糖絮。我忍不住抽張衛生紙給他。


看到我的動作,澤也又有話說了......"咿呀--姐!你怎麼可以幫他搽嘴巴!"


"你那只眼睛看到的啊!!"我直接一巴掌排拍在他頭上。


龍崎盯著我,"珛子,你弟弟有戀姐癖嘛?"


"誰知道......"鬱悶的回答他,這個弟弟從小就愛粘著我,感情算是不錯,只是偶爾抽風的對話讓我很想打他。


*


"所以說這幾天你給我去住外面吧,反正你也不缺住的地方,最近又交了新的女朋友了吧。"我們三人各占一方的沙發,剛泡好的紅茶熱氣可見。


"誒誒~又把我趕出家門!"


"是你自己願意滾出門的吧......"我扶額,無力的回答。


真是的,一回來狀況就這麼多。


"好啦...對了!明天去賞櫻如何?順便介紹我的新女友認識~"


"之前的那個呢?又是因為什麼分手啊..."


不可否認的,澤也的戀愛經驗太豐富了。長相也的確能誘騙許多無知少女,可惜就是花心......


"哎呀~這不是重點!來嗎?她會做?餅跟一些好吃的甜點喲!!!"


"額......算--""好啊,我會拖著珛子去的。"


"咦?!!"我手一抖。正想拒絕的話被龍崎接下去成這樣?!


說到底,你只是為了甜點而戰鬥的吧!


*


"姐姐,你好...我叫蒲菖雪。"好吧,我承認這次澤也選的女友資質不錯。不像前幾個染頭髮、看起來像是整形過的臉蛋。


溫柔的女孩子。


櫻花樹下,飄落的粉色花瓣帶著淡淡的香氣縈繞於鼻息間。


蒲菖做的糕點很好吃,沒有過於甜膩的奶油裝飾,自然的香甜優雅的表現口感。"蒲菖家是和果子店喲~怎麼樣?!姐?不錯吃吧!"


"嘛~的確是非常好吃啊!"我毫不掩飾誇獎讓蒲菖笑開臉。"謝謝姐姐的稱讚!"


"唔...這個也不錯吃~"一旁,龍崎早就沉默的吃過所有蒲菖帶來的甜點一回了。澤也帶著蒲菖去散步了,就只剩下我們兩個人在解決甜點。


"龍崎,有水嗎?"其實不管再怎麼喜歡吃甜點,總是會要配點飲料才能繼續下嚥呢。


"?。給你。"他遞過一個杯子。


正好澤也回來了,看見龍崎將杯子遞給我,而我也準備喝下。奇怪的是他臉色大變......反正我一口喝完了杯中不多的水......


"老姐--!!那是清酒啊啊啊啊--"


"啊...我拿錯了。"龍崎鎮定的回答。


*


野夜澤也感到非常非常的害怕。


只不過是離開幾分鐘跟親愛的女友打打情,剛回來就看見老姐將一杯清酒灌下肚。"哦......不......世界快要毀滅了......"


他難過的捂住臉。


"澤也?怎麼了嘛?姐姐只是喝了清酒啊,那個酒精度數很低啊,沒事的。"蒲菖軟軟的音量反而提醒澤也這不是夢。


他的聲音透過手掌悶悶的傳出。"我姐的酒量跟酒品都宇宙無敵差的啊......"


"誒?!什麼......"


"高中時,她不小心喝到我爸晚餐的啤酒,結果......反正那是非常可怕的回憶就對了......我們快點整理整理閃人吧...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認識她......"


澤也頓時決定要六親不認,先走人為妙。


*


我的臉頰發熱。


"嗚嗚...頭好暈......"


"這麼討厭的天氣啊啊啊!花瓣都飄進我眼睛了啦啦啦!"


"龍崎!不要吃那麼多甜點!蛀牙蛀牙!!!"


"討厭的教授!去那種奇怪的報告題目--"


嘴巴自動跑出一堆抱怨句子。"喝醉了啊。"龍崎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,又繼續解決剩下的甜食。


突然覺得很孤單。


什麼嘛...去跟甜點結婚好了!眼中只有甜點......嘟起嘴。


我湊近他。


"去跟甜點結婚好了,甜食狂。"


"嗯~喝醉后的珛子性格果然真實多了。"他咬著叉子空出一隻手,拍拍我的頭。"等我把甜點吃完就回去吧。"


頓了一下。我大力點頭微笑。"嗯!"


*


野夜澤也用力的、多次的揉揉眼確定自己沒有看走眼。


"老姐居然...那麼燦爛的對著別的男人微笑!!而且還沒發酒瘋?!"


這個龍崎,在老姐心裡的居然是在VIP的地位......


不不不...肯定是因為喝醉的關係,老姐才會這麼不正常。其實那都是酒精造成的錯覺而已!!



VOL 5 明晰


"噗咻--"好像有羽毛之類的東西瘙癢著鼻子。嗯...差不多鬧鈴要響了吧...準備關鬧鐘......


"鈴鈴鈴鈴鈴鈴——"刺耳的鈴聲立刻被切斷。好了,可以起床了。


眯眯眼的坐起身,往床旁的椅子上拿起外套穿。"哈~~"慢慢的放下雙腳,找尋拖鞋。嗯?奇怪?我的拖鞋咧?


揉揉眼,讓眼前的景象清晰起來。"唔?沒有?"光著腳踩在木地板上,雖然是春天了,但還是微涼的早晨。看來我昨晚沒穿到拖鞋就往床上倒了。


伸伸懶腰,我轉了半圈面向床鋪,準備折棉被............錯覺?


我再次揉揉眼、更加用力的......然後尖叫。


"伊呀呀呀呀呀——"


龍龍...龍崎?睡在我的床上?!!!!


"唔......早安,珛子。"他聽見我的尖叫,半眯著眼坐起來,用寬大的袖口揉揉眼。


"你你你你...為什麼...為為為為什麼睡在......"結結巴巴的說不出完整的句子,我的臉頰發燙。


"額~這就要解釋非常~~~~~久了。早餐呢?"


他直接了當的表示要邊吃早餐邊說明了......


*


"珛子~晚餐咧?我要吃蒙布朗。"


"沒有問題--!這裡還有很多剛買回來的甜點!!"


"唔~果然喝醉是有好處的。"龍崎咬著指甲,看著喝醉的野夜珛子以不穩的腳步端出一大盤蛋糕。


"喲西!--全部吃完也沒關係喲!"


"當然,我會吃完的。對了,珛子,你先去洗澡吧...明明才喝一點點的酒,居然就可以散發酒氣..."


"遵命!"她行了個軍禮,又是搖搖晃晃的走進房間。


*


"結果,後來你洗完澡出來就摟著我的脖子不放睡著了,我沒辦法只好躺在你床上了啊。"


我窘迫的頭快垂到胸口了。不敢見人了啦啦啦......


龍崎敘述一件似乎不相關的事情的口吻卻讓我更加害羞,我窩倒在沙發上,蜷曲身子。手捂住發熱的臉。那裡有地方可以給我鑽啊......


"你為什麼不叫醒我......"


"總覺得沒用就打消念頭了。"


"嗚嗚......"我再次把臉埋進沙發的靠枕。


*


沒想到我會這樣做...因為心裡深處早就有答案才會...


大概真的......喜歡他了。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优殇/Leda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