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博客

放置被晉江鎖掉的文&不會放到主博的R文之類的。

主博客放BG居多

(DN同人)倒數雨天 (06-10)

#原創女主

#電影劇情/最後的23天的L

#舊文搬運/被晉江鎖文/紀念我至今依舊喜歡的這部作品


VOL 6 偵探

 

接下來的三天,我居然只是聽到他叫我的名字就臉紅心跳的、唯唯諾諾的回應。

 

很久的很久後,我曾列出我會喜歡他的原因。

 

1.他有很漂亮的修長手指,噠噠噠的敲打鍵盤的樣子,很好看。

 

2.吃甜食時,會連盤子也舔乾淨,還會把櫻桃梗用舌頭打結。

 

3.思考時,窩在單人沙發上,咖啡香氣。咬著指甲,有點孩子氣。

 

4.願意包容我對他的唯一一次任性……

 

*

 

“什麼?!!!!!!!受傷?!!殺/人/魔?!蒲菖,你冷靜點!告訴我是哪家醫院?”

 

龍崎住進家裡的第十天,半夜接到蒲菖打來的電話,急忙前往醫院。澤也受傷了,據說是夜遊時遇到最近的有名罪犯要對落單女子下手,正巧就被澤也看見。

 

結果想裝英雄救美,反而被刺傷昏倒,然後又增加了一位遇害女子。

 

“笨蛋…”蒲菖坐在病床旁擦著眼淚,我坐在另一邊削著水果,龍崎則坐在病房的窗臺上,半倚著大面的玻璃。

 

“什麼啊…我只是想救人而已啊…可是…她還是……”澤也握拳相當不甘心的說。

 

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,的確…一個本來能救回的生命…

 

本以為KIRA事件被名偵探L解決後,日本的犯罪會稍微平息一段時間。結果殺人魔似乎就是抓好時機,趁著KIRA沒辦法再制裁罪犯時冒出頭。

 

我將切好的水果分給大家。“本來以為KIRA消失後,日本會稍微變好…要是因為KIRA不在,罪犯才大肆活動的話,還不如再讓KIRA繼續制裁呢…”

 

不知為何,龍崎聽見我的發言,拿著水果的手頓了一下。

 

*

 

蒲菖繼續留在醫院陪澤也,我和龍崎先回去。

 

“龍崎,吃飯了!等等我還要去趟醫院送澤也的換洗衣服。”我忙完了晚餐的料理,向在我房裡打電腦的龍崎交代一下。

 

“珛子,過來一下。”

 

“哦?!好…好……好!”擦擦帶有水珠的手,我連忙跑進房間。

 

不知為何,房間裡除了我的筆電之外又多了兩台桌上型電腦,顯示著一堆數位,然後我的筆電則是有……“這是東京殺人魔的所有報導。”

 

“怎麼…會想要查他的報導啊?”

 

“因為我被刺激到了,只好重操舊業。”

 

“誒?”他曜黑的眼睛看著我。唔…我有沒有臉紅啊……

 

我低下眼,移開與他對視的目光。“重操舊業…是…是是什麼意思…”

 

他拿出嘴巴裡的三根棒棒糖。其實我滿驚訝他嘴巴裡塞了那麼多食物為何說話還能很清楚呢?

 

“我是偵探,L。”

 

…………?“誒?”我歪頭。

 

腦筋才轉過來。“誒誒誒誒誒誒——?!!!!!!”

 

*

 

龍崎是假名,他是L。聞名世界的第一偵探:L?!!!!!!

 

*

 

“所以說……你要辦理這個案子?”我終於冷靜下來,好好聽他解釋。

 

“嗯,我找到一些有趣的線索,借一下你的大學學生證號。”他打開學校的網站,聊天版是各個科系的教授公佈作業成績的最好地方。

 

當然還有學生的自治社團聊天室,不過我從沒用過就是了。

 

“哦…好。那個…48901001800。”他輸入後,進入一個加密的聊天版。只見一直點擊,然後又要輸入密碼。就像是一個資料夾裡又有一個資料夾…

等等…我這是什麼爛比喻。

 

“果然…”龍…額,L,破解密碼進入裝飾都是愛心啊、粉紅色氣息的聊天版。

 

“這個是?”看上去就像是小女孩的裝飾。可是版面的話題怎麼都是……奇怪?!

 

“知道嗎?遇害的女生除了都是同所大學的學生外,都還是這個聊天版的會員哦。警方忽略了這點呢。也難怪,畢竟在這上面大家都用假名,IP

大概也是網吧之類的地方、至於這個聊天版的版主大概很擅長電腦,將這個聊天版藏得很好啊。”

 

“那…那群女生都是……”每個話題都是價錢、時間、地點……

 

“靠【忄/生】交易賺錢的人。”

 

 

VOL 7 過於熱情

 

“那我先出門了,記得是在玫藍酒吧,七點。”

 

“知知知…我知道的!!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L關上門。先去佈置串通所有事情了。

 

*

 

昨晚。

 

L分析了目前的狀況給我聽。

 

“這些從事另類工作的女孩,都是透過版主介紹生意的,所以關鍵就在這個昵稱Er的版主身上。”

 

他敲敲螢幕上的“Er”的頭像。

 

“不過要把他引出來有點麻煩,又沒有女孩子願意當誘餌,還是我來買通這裡還活著的女學生好呢?”

 

“那是什麼意思?”

 

“我認為Er都會跟蹤進行交易的女孩子,調查好她們工作的行動。”

 

我大概是腦抽風,開口。“我來當吧!”

 

“很危險喲。”

 

被L這樣一看,臉頰一熱,我脫口而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

“那些死掉的女孩子很可憐啊…就算她們從事不正當的行業也不能輕易決定別人的生命啊,澤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出手救人的,雖然結果是輸的。”

 

或許是受到氛圍的影響,我突然勇敢了起來。

 

“嗯…那就麻煩你了。珛子。”

 

“沒沒…沒問題!”被這樣拜託,我不答應都難。

 

本來期待他再多說一些什麼的,但是L轉過身,在聊天版發表新話題,並提出申請會員的要求。一切,都是使用我的帳號進行的,他幫我取了個

昵稱:草莓蛋糕。

 

我差點一口血吐出來。

 

*

 

“所以說…我就必須當援交妹了?”嘴角微抽搐的感覺強烈。

 

“放心吧,指定你的客人是我。”L吐出打好結的櫻桃梗。

 

“哦,那就好……咦?!!”

 

“這樣比較好吧,至少我們認識。而且要騙過Er也比較容易。”他開啟電腦都會有的踩地雷遊戲,像是早知道地雷藏在那裡,快速的解決一局。

 

“你是用什麼身份進入那個聊天版的啊…”

 

他舉起手,手指間有張學生證。“你…你從那裡拿到澤也的學生證啊?!你盜用他的帳號?!!”

 

“我住在他的房間,怎麼會連一小張學生證都找不到呢。還有,我是借用。”

 

電腦突然發出提示音。“怎麼了?”

 

“Er回復我了。”L修長的手指劃過Er的回復,微笑。“他把CASE轉到你的名下了。”他一邊用客人的身份跟Er對話。一邊使用我的帳號跟Er作交易的確認。

 

過了一會,他就說。“確定時間跟地點了,是明天晚上七點、玫藍酒吧。對了,還有這個…”就像上次他變出支票一樣,L又不知從哪個地方變出一台智慧手機。

 

“微笑——好了。”他將手機舉到我面前,說的微笑指令我也照做。

 

“這是……?”

 

“Er說要確認你的長相。”我還沒阻止,照片已經上傳完畢。

 

“唔呀……”我無力坐到床上,抱住雙腳,將下巴磕在膝蓋上。果然一開始的自告奉勇就是個錯誤。

 

*

 

“我先出門啦~~”L下午五點多就出門了。

 

“嗯…”而我用剩下的兩個小時決定打扮。因為是援交妹所以要曝露一點,這是L的吩咐…可是,打開衣櫃,我的衣服都是很保守的樣式,跟性感啊、曝露啊

扯不上一滴滴邊。

 

“額…只好對不起澤也了…”澤也為了未來眾多女友準備了一箱衣服,據我所知,他是藏在床底的。

 

趴著身子鑽進床底,拉出行李箱。“嘖嘖嘖,他還真花了大手筆的置裝費啊。”我搖搖頭。要是他能夠將這種專心用在維持感情上該有多好。

 

晚禮服、外出的配件、樣樣齊全。

 

我最終穿了一件拉鍊在背後的馬甲,外面再穿上一件短袖外套,短裙加上靴子。

 

有點…不,是超級不習慣胸口露在空氣之中。

 

總之,我以之前學到的中國古文所說的:“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復返。”的精神踏出小公寓的門口。

 

*

 

玫藍酒吧

 

一進門就看見L坐在吧台的身影。我小心的避開想來搭訕的人,跑到他身邊坐好。

 

“現…現在要幹嘛?”小聲的問。L面前是杯調酒,他向調酒師揮了揮手,對方立刻會意送上一杯澄澈的藍色調酒,一顆櫻桃漂浮在內。

 

“放心,那杯一點酒精也沒含。只是偽裝而已,讓你再碰酒壞了事,我倒不如另找他人還比較好。”

 

“我知道啦…”抿一口,有淡淡果香味。

 

“目前為止沒有發現可疑人物,Er大概在酒吧外等著呢。”

 

“那我們要出去嗎?”

 

“等等吧,我先將飯店的場地佈置好。”L在吧台擺了一個平版電腦,出現這附近的GPS地圖。

 

第一次來酒吧才發現我的社會經驗實在是少的可憐,穿著鮮豔的女孩子在舞池隨著電音跳舞,一桌桌的啤酒瓶成堆。大概也會有新聞常聽到的“毒///品”

氾濫在每個人的胃裡。

 

KIRA案件被警方宣佈解決後,沒有威脅性的法律讓罪犯再次逍遙。

 

一想到活生生的人被阻斷心跳後,冰冷的感覺。雞皮疙瘩跟恐懼就竄上心頭。果然是很可怕的一件事。

 

*

 

“好了,走吧。”過了十幾分鐘,L跳下椅子。

 

可不知為何,他的神情有點僵硬、連動作都…怪怪的。“L,你…怎麼了?背不舒服嗎?”

 

習慣駝背的他居然直起背,手放口袋,然後…像機器人般走了兩三步。同手同腳的劃開步伐——“哈哈哈……你在幹嘛?”

 

忍不住笑出聲。“嘖。果然很不喜歡。”

 

他嗤了一聲,隨即恢復駝背。“我在正常的走路,不然一會走出酒吧就會被懷疑吧。”

 

咬著指甲,似相當的不甘心。

 

我假裝抹去眼角不存在的眼淚,“可是那根本不正常啊…就像你突然說不喜歡吃甜食一樣…哈哈。”

 

“那就拜託你啦,珛子。”

 

“誒?”他招招手,示意我站到他身邊。連忙沖過去。“把外套脫掉拿在手上,我們要當醉漢。”

 

“哦…哦!”可是去掉外套後,讓手臂、肩膀外露的話…但我還是照做。“肩膀借我啦。”

 

等我脫掉外套後,L就攬著我的肩膀,整個身子往我這邊靠。即使是駝背也不覺得奇怪了。可是…“唔哇?!你的臉…你的臉啦!太近了!!”

 

“這是當然的啊,我們現在可是要去開房間做成人的事啊。動作不親昵一點,Er肯定會起疑的。”

 

可是也該想想我這個脆弱的小心靈吧!!

 

L軟軟的頭髮貼在臉頰邊,喝了幾口水果酒的他吐出的氣息香香甜甜的、身上長久不散的是糖果的甜味。

 

過於靠近的距離會讓我不知所措。

 

“唔…知道啦!”我低下頭以掩蓋發紅的雙頰。一手繞過L的背後抓著他的衣角,另一隻拿著外套跟皮包。搖搖晃晃的走出酒吧。

 

 

VOL 8 接觸過多

 

“是我錯覺嗎?怎麼覺得有人在跟蹤啊…”八點多的夜晚街道,霓虹燈的招牌亮起,吸引行人的目光。

 

“嘛~沒錯啦。的確是有個戴口罩、穿黑衣的人走在我們身後。”L不知用什麼方法看到背後的人影,確認了我的感覺。

 

“那現在要去…”

 

“直直走一個路口後,右轉。就有一家飯店,我訂好房間了,鑰匙在我手上,直接進去電梯。”

 

“哦…好…好好。”

 

*

 

我以為只要進到電梯,Er就會放棄跟蹤,畢竟太近的話一定會被發現的嘛。

 

正想鬆口氣。

 

卻看見他也小跑步擠進這個只有我跟L的電梯班次。NOOOOO——“怎怎怎怎麼辦??”我小聲的附耳。好險我還沒鬆開抓著他的手。

 

“嘖。看來他是不惜被發現的後果,也要看到我們兩個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做交易了。大概警覺我們的身份了…”

 

L沉默幾秒。

 

房間樓層在27樓。真是的!沒事訂那麼高級的飯店房間幹嘛啦?要是低一點的樓層就能快點出去了!!

 

我偷偷朝Er看,他似乎很認真的在聽我們的對話…好險因為是耳語,悉悉索索的並沒聽得很清楚吧……

 

“嘛~只好這樣了。”L好像想到辦法了。

 

“什麼?”話還沒說完,L就緊抱住我,嘴唇貼上來。然後加重力道、吸取著氧氣跟柔軟的觸感。接觸的地方暖得讓人昏厥。

 

我不知怎麼回應這突來的狀況,只好抱住他的腰。

 

被這樣強力的擁抱住,身後突然覺得一陣涼意——他拉開了我馬甲的拉鍊?!!!!!!混蛋!要進一步也不是在電梯裡進行吧?!!

 

我掙脫了他的吻。雖然不論是身心上都很困難,但還是要拒絕!!

 

“等等等一下啦——要要要先要先要先去房間啦——”

 

“唔…知道了啦~親愛的,我只是忍不住嘛~”他微微笑,裝得一臉情不自禁。又親了一下我的耳朵。“你給我演好戲。”

 

細小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。

 

嗚嗚嗚……原來只是障眼法……

 

我轉頭,故意向Er歉意一笑。他沒想到我會這樣對他打招呼,微點頭。讓他以為我們在打情罵俏是最好的方法……

 

“叮——”電梯終於到達樓層了……

 

一走出電梯門、關上。好險Er沒有再跟著我們走出來……

 

“嘛,算是驚險過關了。”L從口袋裡拿出棒棒糖。

 

而我,抓著他的衣角,癱軟的跪坐在飯店走廊上。眼睛忽哇忽哇的、腦子變成漿糊了。“差點死了……”

 

接吻什麼的、擁抱什麼的,就算是為了案件,對我而言還是太刺激了……

 

剛才的鎮定是我最後的RP爆發了……

 

*

 

“喂,珛子,要睡覺等去房間再說。”L握住我抓著衣角的手,將我拉起身。“哦……”才剛抬起腳步要站起來,我又立刻死命往地下坐。

 

“不不不不——不行啦!!”用力甩開L的的手,雙手死死護住胸口。

 

*

 

“怎麼了。”L在野夜珛子甩開自己的手時,眼中一閃而過不悅的情緒。

 

她眼中突然盈滿淚水、而且漲紅的雙頰透著無奈和羞怯。

 

“拉鍊…馬甲的拉鍊全掉了啦……”

 

*

 

“……啊?”L終於有那麼點驚訝的口氣出現。

 

“房間嘞?快點開門啊啊啊!要是走廊突然出現服務員之類的怎麼辦!!”我不顧形象,急迫的叫L拿出房門卡。

 

“哦。”我立馬沖進剛打開的房間。

 

“笨蛋!!剛才幹嘛拉拉鍊啊!”氣急敗壞的想將拉鍊扣上,可是L在這讓我不敢有太大的動作,雖然裡面有再穿白色的背心,但問題就是出在“白色”啊!

 

一定會透出內衣的樣子的啦!!

 

“我來幫你拉好就好啦。”L站到我身後。

 

“我我我我…我去浴室就……”

 

“這樣比較快啦。”沒等我拒絕,他的手就抓著拉鍊扣。

 

“咦噠噠——好痛!頭髮頭髮!”拉鍊夠到頭髮了……

 

“嘖,女生的頭髮幹嘛一定要留長啊……”雖是這樣抱怨,他還是將我的頭髮撥到前面。我一手抓住頭髮,一手護住胸前。

 

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動,現在的我一定連耳根、脖子都紅得如著火般。

 

“好了。”L平靜的拉上拉鍊,拍拍我的肩膀。“這樣總行了吧。”

 

“嗯……我要去浴室卸妝。”不敢回頭看他,我直接跑進浴室反鎖住門。坐在冰涼的瓷磚,想降溫。降下過於悸動的心。

 

吐在皮膚上,甜甜、涼涼的鼻息。

 

貼在唇上,炙熱的溫度。

 

“嗚嗚…討厭。”抱住膝蓋,埋進去。會變得貪心的。無底洞。

 

*

 

L等著野夜珛子關上浴室的門。

 

“呼……”剛才太衝動了。

 

“真是的,居然還想繼續。”差點要發生命案了呢。

 

看了看自己的手,女孩子的身體抱起來好細、軟軟的。其實野夜珛子還蠻可愛的。

 

“不過也只剩八天而已。”

 

他翻開房間桌上的客服項目的MENU,“唔~不愧是五星級的飯店。”

 

撥打電話。“喂,我要點餐。”

 

 

VOL 9 入甕

 

 

剛從浴室出來,就是一大車的食物…不,是甜食充斥我的視線所及。

 

“唔,珛子~要粗(吃)嘛?”L嘴裡鼓了一大塊蛋糕,含糊不清的邀請我。

 

我挨著床腳坐下,抱住膝蓋。“等等吧……那個…現在有什麼打算?”

 

“明天我們兩個到你學校晃晃唄,看看Er會不會出現。”

 

“……。哦。”

 

我已經免疫了!對於從L口中說出的一切計畫表我免疫了!!算了…不管明天是要去原始部落“唔磯唔磯”都跳舞啥的,我都不會再大驚小怪了…

 

*

 

“睡著了。”

 

L蹲在維持著坐姿的珛子面前。她頭靠在膝蓋睡去。

 

他將床上的厚重棉被拉下來蓋在珛子身上。自己吃完甜食後將事前準備好的電腦開啟,輸入密碼。

 

Er大概會是兇手。

 

只是犯案原因調查跟證據明顯不足。

 

L打開閒置一段時間的聯絡系統,打給夜神總一郎的手機,麥克風準備好。

 

“夜神局長,我是L。”

 

有點奇怪。這樣說了好幾年的稱呼既不如“龍崎”來的熟稔了。自從月君被死神流克寫下名字死亡後,他就將L的事務轉交回華米之家了,相信院長應該有在準備後繼人的問題。

 

前一次說出這個稱號是跟野夜珛子攤牌的時候,她相當相當的驚訝啊。

 

本想悠閒的度過最後的日子才突發奇想提出暫住的要求,這個有點少根筋的女孩沒有拒絕常人怎麼看來都覺得可疑的說法呢。

 

對於自己的工作還是抱有點驕傲跟責任感,所以才會在珛子說出自己的想法時,下了決定要辦理這件案子的。而且算是感謝她收留自己那麼多天,每次

要吃蛋糕什麼的她居然一點抱怨也沒有,只會事後提醒自己去刷牙。大概真的是當長姐的包袱讓她自動去關心人。

 

“我想請你找出一個人。”

 

肚子好像又餓了。

 

明明剛才吃了那麼多食物下肚。話說……珛子好像沒吃晚餐。

 

“L?你說什麼?”從喇叭傳來夜神總一郎疑惑的聲音。

 

“不,沒什麼。我交代的事情聽清楚了吧。就麻煩你了。”

 

“我知道了,L。”

 

切斷電話後,L轉過身。

 

野夜珛子還是沒醒來……唔,她的肚子有在咕嚕叫嘛?

 

他靠近一點,想聽聽看珛子有沒有發出所謂的“咕嚕咕嚕”聲響。

 

“你在幹嘛……”

 

無意外的,她醒了。

 

*

 

剛被椅腳拖開在地上劃出的刺耳聲吵醒後,我就看到L蹲在我面前,頭漸漸下垂,耳朵往我靠近。

 

“你肚子餓了。發出咕嚕聲了沒。”

 

“才沒有……”我無奈的翻開厚重的棉被,腿都麻了……

 

“你只要拉我起來就很感謝了。”

 

L將牽住我的手,施力往上提。腳…好像抽筋般的一陣麻痛。揉揉小腿,還是沒辦法消減。

 

到目前為止除了在電梯與Er面對一下之外,好像就沒什麼實感了,如果說辦案就這麼簡單的話,L不會有濃的消不去的黑眼圈吧。我只不過是小小的

配角。有點類似小丑被耍著玩。

 

“NEI,L…你的身體沒事吧。今天要熬夜嗎?”

 

他又坐回椅上,啪嗒啪嗒的鍵盤聲提醒我他其實從昨晚好像就沒有這麼睡。

 

我還以為他是夜貓子之類的。但在他告訴他是偵探時,才稍微發現,他晚睡、甚至不睡都是習慣造成的。

 

一定為了處理案件而忙到深夜,不管他是再怎麼聰明的天才。對於犯罪者的狡猾,也要付出更多的心力對付。

 

“今天不用。”

 

“那就好。”

 

“珛子,你變冷靜了。”

 

“嗯?才才才不是……我只是…”我極力撇清。

 

“嘛。怎樣都好…你可以叫客房服務上的餐點來吃。”

 

“嗯…。”

 

*

 

其實不是我變冷靜。

 

只是因為我做了個夢。

 

夢見L因為借住的時間到了,所以很瀟灑的留給我一個背影離開了。

 

頗有喜感的畫面。

 

但心裡居然是止不住的難過。好像在暗示什麼的夢境讓我害怕。

 

*

 

珍惜兩個人相處的時光。慌張沒用了…

 

我是戀愛零蛋的傢伙。膽小鬼。

 

“…咳咳咳咳咳咳……”想開口,卻會被自己的口水嗆到。笨到極限了。

 

“唔,珛子。其實你是想吃我手中的布丁嘛?”

 

我鎮定的回他,不過因為咳嗽,還是顯得底氣不足。

 

“那是只有你這種甜食狂才有的想法。”

 

“是嘛?那我就不客氣啦。”

 

“你什麼時候客氣過了。”

 

我想他說不定知道我想說的話……

 

“L……”

 

我喜歡你。

 

還是等到案子結束後再說吧……

 

 

VOL 10 捕獲真相

 

隔天,L並沒有跟我去學校。

 

也許他知道了更好的方法或是找到了Er的身份,不需要再當誘餌了。

 

“早安,珛子。你該去學校了喲。”

 

“?!!”從床鋪一躍而下,我驚覺時間離今天的第一節課不遠了。那節課是必修啊啊啊!

 

“唔啊啊啊!完蛋了!!!”直沖浴室隨便梳妝了一下。

 

沒辦法回家換衣服了……

 

可是要我穿著短裙進入校園…絕對會引起閒話吧……

 

“可惡!”

 

垂喪著臉,我只好走出飯店。“L,今天你會先回去公寓吧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那鑰匙給你吧。”

 

“好~”

 

就算對L不再是緊張的低著頭或是結巴的說話,但 我對於同學之間的相處還是不擅長。

 

班上的女同學們不是成群結隊的討論服裝、男朋友,就是看哪個女生不順眼就…。只要有經過學校這個歷程的人或多或少都會體驗到吧。

 

*

 

“嗚嗚…果然被瞪了。”

 

沮喪的走回家。視線火辣辣的在背部真是不舒服。

 

只不過是兩三個男生過來問我今天的穿著比較特別的啊……

 

結果又被教授叫去問論文的事,討論到現在五點多才放人。商討論文的寫法真是麻煩。

 

路旁的櫻花被風一吹就飄落在行人的頭髮、肩上,帶來一陣陣舒服的氣味。

 

但大概是昨天的感覺還未消退,又覺得有人走在我身後,而且是一直,那種小心謹慎的步伐聲響,讓我想起Er……

 

“會不會真的是他啊……”

 

我不管是不是錯認,拿出手機撥打L的電話。

 

“喂…L!”

 

“怎麼,珛子?”

 

“我覺得…Er在跟蹤我……”小聲的遮住嘴巴。

 

“是嘛~”等等,你這輕快的語氣怎麼回事啊!!

 

“怎麼辦?”

 

“嘛~我先吃完起司蛋糕再來找你,你先在一個人多的地方坐坐。”

 

我看向四周,好吧,有家咖啡廳。

 

“那我在××路上的咖啡廳等你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*

 

的確,等我走進咖啡廳後,有個行徑可疑的人在我從玻璃窗看出去的巷子站著。望向的地方這是我這個座位,毫不掩蓋他的行為會被我發現的後果。

 

這個人大膽到不顧一切。

 

我只好一會兒看窗外一會兒看手機,就像是在等人的樣子。

 

終於…讓我看到L慢慢走來的身影。

 

但是這就是我失誤的地方。

 

我走出咖啡廳,站在門口。

 

“…龍崎!這裡這裡!”向他揮揮手。

 

差點說出“L”這個真正的名字。

 

*

 

他沖了過來。

 

夕陽的餘暉溫柔的灑在他身上。卻也某種物品的反光,刺白刺白的,銳器。

 

“笨蛋。”

 

耳邊似乎閃過L的細語。

 

可疑人物沖了過來、手上有銳器。是沖著我來的?!!!!

 

一瞬間,我覺得會死。

 

肚子被戳的亂七八糟的。

 

*

 

可是沒有。

 

腹部的衣料被劃開一個口子,L抱住我的腰將我往後拉。“笨蛋。”

 

又再罵一次。

 

他哪來這麼大的力氣。

 

一手抱住我,一腳往可疑人物踢去。

 

然後又是一瞬間的事,四五輛警車出動,像是早就預謀好的。團團將圍住這裡。

 

好啊……你這個背後大BOSS……

 

*

 

“他想當KIRA。”

 

我心痛的將破爛的衣服丟進垃圾桶時,蹲坐在沙發的L開口說出Er的犯罪理由。

 

“他也是KIRA崇拜者之一,意外發現那個聊天版後決定清理他認為是社會垃圾的人,黑了版面當上版主,知道那些女學生後一一清除。

 

他大概精神上已經瘋狂到認為自己是KIRA的代理人,能夠在KIRA消失後繼續為他懲罰惡人。至於今天這麼大膽的出現要除掉你,其實精神上已經

支撐不住了,純粹想傷害人而去傷害人,完全不管後果了。”

 

“是嘛……”

 

過於崇拜、墮落。

 

就像是瘋狂喜歡某個明星的人,會為了明星花錢、花時間,甚至是違法。也會去做的。因為太愛了,愛到失去理智。

 

我思考了一會兒。

 

L突然站到我背後,一手貼在我的腹部。

 

“沒事吧。”氣息比上次更加強烈的打在皮膚上。

 

“原來你注意了啊…”其實有一小道傷痕啦。我還以為他沒發現。

 

“下次小心點。”

 

又臉紅了。這樣的距離近的聽得到心跳聲,會洩露我緊張的原因。

 

可是他下一秒說的話,讓我的心冷到極點。

 

*

 

“下次就沒有我能救你了。”

 

*

 

這樣,要是同一件事情再度發生,我大概真的會死。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优殇/Leday | Powered by LOFTER